主页 > A半生活 >「从博士到道士」的领悟:专访中研院「道士教授」李丰楙 >

「从博士到道士」的领悟:专访中研院「道士教授」李丰楙

2020-06-11 A半生活 361 ℃
正文

採访编辑:刘俊佑(生鲜时书)
美术编辑:张语辰

「从博士到道士」的领悟

摄影大师罗伯.卡帕说:「如果你照片拍得不够好,是因为你靠的不够近。」此话套用在研究上也能成立。中研院文哲所李丰楙兼任研究员,为深入道教文化,他拜师成为台湾少数的「道士教授」,更在收藏民俗文物过程中,逐步扩展道教研究的边疆,让理论与实践同轨并行。

「从博士到道士」的领悟:专访中研院「道士教授」李丰楙
从批评文学转进道教文学,李丰楙不满足于图书馆资料,勤跑田野调查,从理论到实践一手包办。(摄影:张语辰)
为什幺会想成为道士?

道教有许多仪式,书上只会载明经文,鲜少记录细节,而道教中有许多图像会表现在仪式中,如果不做田野调查,就不知道该图像如何使用。

学术界做道教硏究的较少,所以我既要勤看经典、读历史文献,还要四处调查探访,就会花费很多时间。

我在南部调查时有缘遇到的师父,在日本时代曾到东京大学留学,却遭逢战争,而辗转回到台湾后想谋个职位,问题是他虽然聪明、汉学基础也好,但国语不通、当公务员却被排挤,只得回家接家业做了道士。

早期的道教学者大多是法国人或日本人,台湾本地学者特少,我和他认识后相谈甚欢,他高兴看到有台湾子弟来作调查,就说:「既然你想做道教的调查研究,就要有参与感,先要入门成为弟子。」当时希望自己也能有机会深入道教文化的堂奥,增加一些实践经验,就答应拜师入门。

道士身份对研究有什幺帮助?

成为道士后,真的获得许多珍贵的行内资料,也问到外人不方便知道的讯息。

举例来说,新庙落成后,为求安镇就会在内坛作「安五方真文」,我发现与「五岳真形图」有关,都是作为安镇之用,藉此得知「五岳真形图」不只是历史资料,到现在还可以活用。如果不具有道士身份,就只能在研究室读经典想像,而无法真切地验证经典、文献。

「从博士到道士」的领悟:专访中研院「道士教授」李丰楙 图片提供:研之有物
用来安镇五方国土的「五岳真形图」。(

研究确实是无止境,当自己懂得越多,问的问题也就越深入,不仅可以和《道藏》配合,也发现书上并未收录的新题材,将它写出后就可与学界、社会分享。

因为我拥有学者和道士的双重身分,既广泛阅读经典,到庙中访谈其他道士,也会被问到仪式背后的宗教知识或义理,彼此之间就可相互切磋,教学相长。

老师为何会想收集民俗文物?

我最早进入文物市场,只是因为民俗兴趣,希望能找到特别的研究题材。因为已经出版的刊物,大家都看得到,就想研究一些别人没有看过的。

道教和民俗有时会被混在一起,因此我的收集领域就越来越广,在过程中逐渐玩出兴趣。虽然作为研究人员薪水固定,其实无法购入昂贵的名家画作,就只能玩一些民俗文物,但我既然拥有研究的专业背景,就能花费较少而找到所要的文物,也能从中发现历史典故,就会找到更多的收藏、研究乐趣。

事实上每张图都各有故事,故事底下藴合人生哲理,同一幅画,不同人看也就有不同的体会。

「从博士到道士」的领悟:专访中研院「道士教授」李丰楙 图片提供:研之有物
铁拐李手上拿着葫芦,当观者抬头欣赏画作时,其实代表着吉祥话:「抬头见福(葫)」。(
有听过《通灵少女》吗?对内容有什幺想法?

影集开播后我刚从纽约返国,听到朋友说通灵少女很红,才发现郭书瑶演的主角索菲雅,就是我在政大宗教所教书的学生。

她有特殊的能力,所以对宗教研究所有兴趣,但上过蔡教授开的伊斯兰教课后,觉得自己提供的服务已经够了,所以就改信了伊斯兰教,那能力也渐渐隐藏起来。之前也曾看到她写的书,觉得这是个很好的故事题材。

之前有些电影拍摄前,会来问关于通灵的事,也有媒体作灵异的节目时,会来问一些问题。在调查的过程中,久而久之多少就会了解这些神秘现象,但我觉得学者讲话要负责任,所以我的态度相对谨慎,回答也比较含蓄。

台湾有哪些庙,可以推荐给读者参观?

台湾有很多庙修复得很好,例如:台北大龙峒保安宫,整面墙所画的就是出自潘丽水等名家之手,庙方也曾特地邀请法国专家前来修复。

有名的三峡祖师庙,上面的画偏于现代风格,幕后设计的推手就是李梅树。如果保安宫代表的是传统的民俗艺术,三峡祖师庙就代表台湾学院画家的投入,当地附近还有李梅树纪念馆,就展出许多珍贵的画稿。

想看文物的就可以找古蹟级庙宇,像我喜欢研究仪式,就会到新盖庙宇庆成醮中,研究相关的仪式。

「从博士到道士」的领悟:专访中研院「道士教授」李丰楙 图片提供:研之有物
2016年新港奉天宫举办的《百年大醮》是宗教界的年度盛事。(图片来源:吴瑞明提供)

去年我曾帮奉天宫的百年大醮,组队作仪式纪录,因为宫庙新盖或增建完成后,就会举行「庆成醮」谢土庆成祈安,一方面对施工顺利表达感谢之意,一方面是因盖庙动土而会破坏土地生态,所以就要郑重地向土地谢罪。

往深一层看,建醮仪式的背后都有宗教理论的支持,一个地方盖一座庙,等于重新建立一个中心点;从道教哲学来看,就像道家所寓言的,混沌既被破坏后,长出五官眼睛鼻子等,代表混沌已死。故在仪式中吃素身斋、心斋,封山禁水而不能杀生,在这段时间回复自然,希望象徵环境重回混沌状态。